It was a very long long long day.

今天晚上九點到公車站搭車回家時,因為錯過了一班,下一班是22:10,於是我就留下來等,發現對街有兩個流浪漢坐在地上,一位是還滿乾淨的年輕人拿著杯子乞討,手上還拿根菸(有錢買菸的意思是...);距離十步旁有另一位沒再乞討,臉埋在雙膝上,一副很冷的樣子。我觀察一陣子後,就走過去蹲下問那位沒在乞討的:吃過晚飯了嗎?我可以share我的麵包給你。
他抬頭跟我說:還沒吃過。
我看見他的臉,天呀,是一個青少年,接著我還問他:喜不喜歡馬鈴薯,我這有一盒煮好的,如果你不介意的話。
他:麵包就可以了。謝謝你
我跟他說了一句保重就回去等公車那。
過了幾分鐘後,我看到那抽菸流浪青年大喊:Mom!!結果就有一位婦女跑了過去,拿了東西給他,聊了幾句。
我心想: 靠....邊站,你的職業是流浪漢就對了! 幸好我沒share食物給你。
可惡的事情來了,後來又出現一位中年男子(不知道是不是他爸爸= = )和他及他媽媽就開始趕那位青少年走,叫他去另一個地方,可能是因為會分散他的生意之類的,一開始青少年還不肯,然後我就一直很掙扎要不要去幫他,但因為不是很了解情況,又害怕的狀況下,不敢幫他,手機又沒電不能幫他打電話(前天在報紙有看到提供相關輟學青少年就業的公益組織),於是我就眼睜睜看他被趕走....有些罪惡感,希望他後來有找到好地方,也希望有公益組織能夠幫助到他。(註:後來有朋友表示,這是屬於他們的生活方式,他們自己想在街頭生活,可以捐錢給他,但不需要幫他打電話求助(當然若是遇到意外或打架還是幫忙報警)>>感謝阿樺提點)

接著,換我悲劇了,好不容易等到公車,公車司機說我的票不能搭這班,然後我問他為什麼,但是我也聽不懂哈哈哈,這是我的最後一班車,然後我就開始找我認識的比較熱鬧的站點,想說等等我再轉車就好,所以我搭上往stockport的公車到stockport college,因為我夜晚的環境辨識度非常之弱,所以我特別請司機到了提醒我一下。
司機誤以為我是stockport college的學生,所以非常好心的在宿舍那一站才提醒我下車。很好,再說一次,我夜晚的辨識度非常之弱,我完全不知在我在哪,然後我就開始想...要在哪個地方露宿街頭,今晚就不要睡了等等,但是....好冷阿,於是就鼓起勇氣試試搭便車,果然,沒人理我哈哈哈,接著走到一個公園附近,當我正淡定的想該不會要睡公園吧,就看到遠方有3個人,立刻問他們說附近是不是有bus station,有一個看起來像混混的男生跑向我,想聽清楚我問什麼,老實說,當下對他有非常高的警戒心,不過他很熱心地跟我說在哪,然後就問我要搭哪一號巴士,我回說:11。他就叫我往前走,那裡有11號公車的站牌,不用去那麼遠。
瞬間,就是那個瞬間,我覺得他在發光,拼命跟他說謝謝,只差沒跪下行大禮了。
然後我就趕快跑到那個站,看了時間表,最後一班是23:15,我立刻轉頭問旁人現在幾點?旁人先生說:23:05
我是認真的脫口而出:Thank God.
Now I'm here. 23:45。
感謝主,我還是平安到家了。

p.s提醒大家如果遇到你的公車票無法使用,下次可以跟司機說:pay by cash, 我是等公車走後,才想說我幹嘛不直接給他現金= =

, , ,

蔡海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